*——戳置顶,再戳这.
·封面——半次元@提灯初上
删过文,补档——《依然爱你,却成为了万分之一》.
看点击下面评论,自己找,谢谢.

一只呆萌灌汤包——泪.
**——已有cp♡.


***——
·我不看《读心》[冰九同人文],不要给我安利,讨厌便是讨厌,没有理由.——不是我说,小九洗白可以,请你适度OK?还有,我喜欢冰哥,那种不可玷污的喜欢,——虐冰哥可以,但我不喜欢你骂他[我理解的骂,不是“阉冰哥”这种.]我讨厌自己所爱的被如此践踏,就如同你喜爱的大大被我骂,噗!真得搞笑诶?你可以骂我所爱,莫非我不可以骂你所爱?所以,不要惹我.——谢谢配合.
·不要骂我亲友,谢谢.——我没有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待你,待你依旧如初时.


****——
·想转载文章私信我.
·十八线透明文手.
·文——渣反,天官,无风,帝师.
·脾气不好,请勿招惹.
·年更,慎重关注.




*愿你归来依旧如此.

致冰九遇见的第一个甜文者妮♡

*送给妮妮的长评.——短小且毫无质量.

*真的好短小……


妮妮是我在冰九tag遇见的第一个甜文作者。记得看妮妮的第一篇文是《感染》好像才是第一章。妮妮写的冰九文也不怎么多,可是质量很好,但更新挺慢的……我当时不怎么熟悉LOFTER操作也就不知道要关注。以至于后来想找妮妮关注也挺难了……第二次遇到她是好几个月后,那时候我看《感染》才更新到第三章……也挺崩溃的?噗!


其实妮妮很好,这也是在和她玩了很久之后深有体会的♡当时君晓cp在群里疯狂秀恩爱的时候,妮妮也说自己也要找个cp……真的觉得她好可爱*^o^*


甜文写手说自己要写虐文,可她一篇虐文都没写,只有一个小脑洞。妮妮的脑洞是真得多,很多很多的那种,她每篇都想写,可却说自己每篇都写不好……一个个的坑遍地都是,记得那时候《感染》快完结了,当然啦,还差一点点才完结,妮妮又开了一个坑……扬言说——感染快完结了,可以开个坑♡


妮妮喜欢追番,看小说等等。但她看完了一个个的,就会给我们安利安利。说有多么多么的好看。她真的好开朗,好活泼w……分享了好多好多,总感觉自己对妮妮没有妮妮对自己那么好(´゚д゚`)


如果说,我还有什么人或者物是白月光的话,那么,在我刚刚来这里时,对于那个懵懂无知的我来说——她,就是白月光,照亮了心里的黑暗!或许是因为那一篇篇短小却经过她修改很多次的小甜饼,或许是在我发文却给我一个暖心的评论,或许是她让我认识了许许多多的宝藏女孩……很多很多……


所以,我要表白她!!!表白那个让我开心却又笑着生气气的她!——妮酱.♡♡♡


她写的渣反文不多,

但又很耐看,

她说自己不足为过,

但有照亮了我,

她也曾慰藉我过,

让我迷恋了渣反,

她——

就是一只妮酱.—— @-shepherd-



江南老,过三桥[上]【冰九】

·送给 @以棽 ♡♡♡


·文案:唔……师尊,我来陪你白头……——今生何其有幸,不负光阴不负君,不度如来不度佛…

地点:江南.

时间:古代.


人物:洛冰河,沈清秋.


事件:

相传曰江南有三桥——

一生,二死,三相恋.

过完这三桥,

许下一愿望.


 


[开篇]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江南,被称为之为水乡。

当地有一民风民俗——过三桥。

此三桥亦有来历。

·

·

·

相传,这里曾有一山峰。——清净峰。

清净峰上有一仙人。——沈清秋。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清秋。诗一般的人。

青衣折扇,仙气飘飘。

当年,沈清秋收一弟子。名叫——洛冰河。

洛冰河根骨极佳,人也聪明,对沈清秋也是忠心耿耿。


【几年后】——仙剑大会.


原本,洛冰河已经拔得桂冠。却在快结束之时,几只魔物出现,迫使洛冰河的魔气暴露。令人得知——洛冰河修魔!且已经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沈清秋于是就一把推他入无间深渊。

那眼神,冷到极点,看似重重地推,实际上分毫没有一点力气。

“我师啊……”

愿你,再无所爱之人。

当年,洛冰河是这么诅咒沈清秋的。后来啊……沈清秋当真谁都不喜欢,也包括他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又怎会去爱上一个人?

·

·

·

推他下无间深渊的是他;当年清净峰上各种欺辱他的也是他;而救了他的居然也是那个他……

·

心魔剑当时已经成了洛冰河的佩剑。但心魔威力强大容易吞噬人心。而洛冰河虽力量强大但他的心却不堪一击,心法凌乱不堪。导致体内灵气,魔气无法平衡。

恍然间,他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流进入他的体内……

“沈……?”

“嘘——”

手势向内,缓缓地将魔气引入自身。

“噗!”——一口鲜血。

魔气过多,自爆灵体,永无来生。


[百年后]

江南老,过三桥;

过完这三桥,

许下一愿望,

愿望便可成真。

“师尊,你,回来吗?”

过三桥,

过三桥,

过完这三桥,

你会来到这里吗?

三桥啊……

一生二死三相恋。

·

·

·

[生桥]

·点歌——妖蝠的《江南老》


——你生我生,君与我心,愿君心似我心。

“愿君心似我心,不过弹指一挥间”

“君心……似……我心?”


 


日别三秋》

·

·

·

那年,正值深秋季节。

“冰河?”

“唔?师……尊?”

“冰河,你怎么了?”

“师尊?!你活过来了?!”

“什么又活了?为师好好的。”

“呜……”

·

·

·

桂花,又开了。

“师尊!我们做桂花糕吧!”

“好啊。”

拿来一个大竹扁。

摇啊摇,

摇啊摇,

桂花落,

风似雨,

俗称啊,

桂花雨,

揉面团,

舀碗水,

缓缓入,

一面团,

炼花香,

蒸一下,

桂花糕!

·

·

·

师尊,

谢谢你。

“师尊,尝一下~”

“嗯。”

“呐。”

微微张口,软唇轻触,抵在桂花糕前,白齿轻咬,一小块桂花糕随入口中,缓缓融化……

“真甜!”

“哦?我尝一下。”

薄唇砰“厚”唇。

“真的很甜。”

[脸红]

·

·

·

生死相随,

亦生亦死,

随人所亦,

爱恨别离,

听天由命。

梦碎了,唯留下的,只是那些记忆罢了。生桥,生桥,生生死死,亦真亦假。

沈清秋最后死了。

当年那抹青影,最终随着他的“死”

去而不复存在.

·

“愿听者,听之。

愿弹者,弹之。

不过弹指一挥间,

物是人非事事休,

如今,

物非人非,我亦非,

一句倾心锁终身,

我呀——只想问——

君可真心待我?

君心亦我心,

弹指一挥间。”

·

·

.


[死桥]


·点歌——冰弦的《素弦》

【引用了很多歌词(つд⊂)】


——人死不能复生,既已死矣,何必恋恋不舍。


[栖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眷恋》


 


“生桥已过,还有八座桥……师尊!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

·

·

·

这年寒冬岁月,竹舍里火烧得暖暖的。

“师尊,用膳了。”

“放那吧。”

“好,师尊记得用啊!”

“嗯。”

·

——这是洛冰河亲手做的。小畜生做的。不能吃,可是手却情不自禁地伸了过去。握住调羹,轻轻触碰,缓缓摇动,舀起一勺,食入口中。暖暖的,进入味蕾,温暖无比。味道不错。


食尽一碗粥,沈清秋便去竹林。


竹叶沙沙,竹影婆娑。


若说微风,伊人远方。


——我静静地看着他,就如同当年静静地等待……


·

·

·

“师尊……”

“嗯?”

洛冰河搂住沈清秋,下颚抵住他的额头,青衣白衣随风摇曳。

“师尊,我们可不可以一起下山,不管这三千大界,两人一去逍遥度日。”


——在河岸造一座小木屋,河岸旁青草依依。天地色变,火烧云恋,你我相恋,看那世间百变……


听,风的声音……我拥抱着你,亲吻着你的眉额。

听,雨的声音……我和你撑起一把伞,左手拿伞,右手握你。

听,光的声音……我牵着你的手,在竹林里奔跑。

·

·

·

“师尊啊……”——冰河心悦你.


从拜入清净峰时——看见高高在上的你;看见不食人间烟火的你;看见一袭青衣的你……


我便心悦你.

·

·

·

镜花水月——镜中花,水中月.

原本,我以为,我可以陪着他一辈子。前世,是我害了他……

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有些事情,只有埋没了才知道珍贵;有一个人,只有不见了才明白不舍。


[前因]


那年,沈清秋正襟危坐地坐在清净峰峰顶。——三千众生,一望便知。

云雾缠绕,仙气袅袅,几只仙鹤掠过。“滴答滴答。”冰水滴落。三千青丝飞散,九流青衣随风。素手轻拨素琴,素琴轻颤素弦,素弦轻涟涟漪。

“轻拨飞烟,素色流年,姗姗来迟人间……”

——葬送谁的誓言.

誓言……


·

·

·

“师尊。”

白衣飘飘,年华不复,岁月静好。

“冰河?”

玉人转过身来,薄唇微启。

洛冰河一把抱住沈清秋,微微抽泣。

“师尊,我答应你,不会让你有事的!”

白瓷盘的脸滑下一滴清泪。

——这已不再是梦.

对啊……不再是梦了,因为啊……这场梦终究要结束的。会是另一场梦的开启。师尊啊……回忆啊……在慢慢消失,你的容颜我也渐渐忘记,我们在最后的结尾已慢慢走失.

·

·

·

轻许昨夜,凄凉如雪。

葬送谁的誓言……

————在河岸造一座小木屋,河岸旁青草依依。天地色变,火烧云恋,你我相恋,看那世间百变……

听,风的声音……我拥抱着你,亲吻着你的眉额。

听,雨的声音……我和你撑起一把伞,左手拿伞,右手握你。

听,光的声音……我牵着你的手,在竹林里奔跑。

这誓言的葬送,这悲欢的离合。

·

·

·

“师尊!!!”

沈清秋嘴角流下一滴滴鲜血……

韶华不复,红尘不复,音容不复,佳人不复……

素琴依在,素弦依在,可有那佳人在?


那年他将素弦拨断,言——韶华易逝,葬送誓言.

三生烛短,两世情长.

也曾点燃泪光.

素弦已断,来生再愿,伊人远方.

·

·

·

桥旁,栽满了荷花。

·

·

·

梦已不复,岁月长流。

我们愈走愈远……

·

·

·


[病桥]

【注:此桥是all九……(慎入)】


·纪念当年写过的《蝶盲症》.


·所以,旧文不补.


·点歌——叶洛洛/余音的《爱过你这件事》


 


《蝶盲症》


 


桥旁的荷花依旧,桥上的人已心异。

还有……七座桥,师尊,等我!


 


[爱过你这件事,我深深藏在心里.于是,我们愈走愈远,成为美好的故事]

·

·

·

我爱的是你,做了十年的同桌,不知是不是天命的阻挠.——洛冰河.


望着望着飞舞的蝴蝶,它所划过的弧度,已分不清——哪个……才是他了.——沈清秋.


小九,你喜欢的……究竟是谁?——岳清源.


这是岳清源第一次愿意说出自己的心声,但这也是……最后一次.


恨也罢,爱也罢,最终放下,我们坦然面对……好吗?——柳清歌.


 


——所爱之人,愿你永生.

·

·


1.幽幽竹香十里,灼灼桃花其华.


[巴黎]

“小九!醒醒!醒醒!睡了……”就不会醒了……

“唔……好困……”微微睁开眼——整个世界都是蝴蝶……

——蝶盲症吗……我的报应还不够多?

看来——是的。

蝶盲症〗——当爱上一个人却因为自卑而弃爱时,身体发生变异——右肩会长出枯叶蝶,左肩长出白蝶。眼睛看任何东西都会出现蝴蝶。发色也会渐渐退化……无解药,最后含爱而死。俗称——〖蝶盲症〗是也。——《野书·炎帝·怪病志邪》

·

·

·

“小九,再去看一下埃菲尔铁塔吧!不能再睡了……”——已经睡了一天了。

“唔……好。”沈清秋缓缓睁开朦胧的眼,头发有几根微翘。

——好累……

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我明明很努力地想要改变,我明明根本没做错什么……我明明最初的愿望只是想好好地活着啊!

·

·

下雪了呢……

“小九,你……想回去了吗?”——不知不觉已经离开近三年了。

“嗯……”话罢,沈清秋的手悄然垂下去了……

“小九!小九!!!”

·

·

·

再次睁开眼,一片洁白。是医院。

空寂寂。

“七……”——嗓子已有些发不出声响。原本黑色的头发末梢已变成白色。

·

你们知道么,有一种爱是强求不来的。

你们知道么,多年以前,我其实还是个孩子,对于世间的一切都充满憧憬。

你们知道么,刚刚开始,我其实是一个单纯的人……是你们!是你们逼我的啊!……

·

·

·

“七……哥,到了吗?”

“到了,到了……”——小九,到了——我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还会遇到那人吗?——让你变成现如今这般模样的人……

·

·

[A医院]

“小九,要到了!不要睡!”

沈清秋这个人趴在岳清源背上,暖昧无比。

“哟,这不是那洁身自好的沈班长吗?”

“唔……”

沈清秋揉揉朦胧的双眼。

——洛……洛冰河!


2.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散聚.


“好久不见啊!沈班长。”

“洛……洛冰河!”

洛冰河把手放在沈清秋肩上。岳清源从一开始见到洛冰河便已生气,更何况现如今的这种逾越之举。


“洛冰河!小九都这样子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九?叫得可真亲切啊!”——岳清源,谁给你的胆量?!

“清秋,你回来了?大哥都没和我说呢!”

“嗯……”——啧,怎么是柳清歌!

“岳清源,你还没说清楚!是谁给你这胆量!”——敢这么亲密地叫沈清秋——小九?!

“洛冰河,是我!是我让七哥叫的!可以了吗?出去!”话罢,沈清秋踢了洛冰河一脚,又狠狠地踩下去。“出去!”

“出去!你们都出去!”

“小九……”

“出去!”

·

“吱嘎——”——门关了。

——世界都安静了……

就如同当年遇见他一样。

·

·

·


3.天不老,情难绝,心有千千结.


“九儿,我爱你!”

 

“嗯。”——我也是啊!

·

·

·

还依稀记得那天,你抱着我——说下那山盟海誓,说下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语,说下那天不老的豪言……

·

如今,伤我最深之人却是我所爱之人!这是多么可笑啊……

那天,我流下了眼泪。——也会成为我这一生的眼泪.


[蝴蝶飞过弧度优美,最终坠于沧海,幻想破灭.]

·

·

·

这是我第一次流泪,也是最后一次.


洛冰河当时说:“清秋,我们分手吧!”知道么,我当时真的好生气,非常生气!!!

可我的回答却是——好啊!分就分,难道我还栽在你身上不成?又不是没了你我就活不了,呵!——你也太小看我了……

“那也好,从此——不相往来。”

·

·

·

不,相,往,来。

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的信誓旦旦,曾经的笑颜浅浅……不过是南柯一梦。


[亦或是,我们陌路相逢,谁也不是谁故人.]

·

·

·

·

·

·

次日。

——蝴……蝴蝶?!

怎么全是蝴蝶?

·

·

·


4.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


眼前竟全是蝴蝶!

红的像火,粉色像霞,白的像雪……

后查阅文书,原来……是——〖蝶盲症〗啊……!

·

[蝶盲症,蝶盲症,爱到卑微情自真.]


“卑微”……卑微的,究竟是我还是他……可惜呐,看不清的是我;情系于他的是我;爱到卑微的,竟也是我!是我,是我,都是我……!


[如果一个人爱至深处,他会为你而去包揽一切吗……]

·

[朋友……你知道,蝶盲症吗?]

·

·

·

也曾因你而改变,也曾为你而失去,到底还是逝去的,有什么可依恋而去拼了命地慰藉?——终是南柯一梦。

过往的倾城之恋,过往的无意之间,感谢你,让我舍弃!


“七哥……”看着小九越来越虚弱,自己却无能为力……孽啊!……


“很怀念依恋啊……”


怀念的是当初的美好与童真,依恋的是年少时的清纯。


小时候总以为自己可以做好一切的琐事,然后……便和柳清歌每天吵架……望着那一缕缕的白发,看着柳清歌狰狞的面容……应该说一句“你好!”亦或是是一句“好久不见啊……”但无论是哪一句,都无法弥补那些伤疤……“说要走的是你,说不走的也是你……沈清秋啊!你让我说什么好?”

——我不知道……

——小九,你究竟喜欢谁?

——……

[沉默是金,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蝶盲症,你究竟为谁而患?]

——沈清秋,不要让我讨厌你。

——班长,这是我们同桌的第几年?


“柳清歌……我们,分了吧……原本就是为了慰藉当年的伤疤……”

“好……”——沈清秋,你什么也开始畏畏缩缩了?

“唔,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啊……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你也沧桑了不少。”

“嗯……”

“就这样吧!沈清秋,如果有什么事,告诉我,竭尽所能……”

“好。”

——但,我已经快不行了……所以,等不到那天了……对不起啊!

·

·

·

抱歉,我选择了逃避……七哥,冰河,柳清歌,我走了……——是“不辞而别”啊……蝶盲症,蝶盲症,爱到深处情自真.

·

·

·

秋落泪,秋落泪,泪撒何处难自枕.

九七行,九七行,亲情难抵何为真.

柳叶青,柳叶青,春来秋去难抵情.

冰几分,冰几分,爱我恨我个几分?

春不渡,秋相思,泪眼问花情何去?


“昨夜,一名男子跳楼自杀……”——本台报道。


[蝶盲症,蝶盲症,爱到卑微情自真.


师尊……微光斜射,茫然双眼,到底是你病了还是我傻了?]






·卑微老泪来给冰九圈丢脸了……嘤

·《野草》我删了,想改一下.


骨笛[全文]【冰九】

·ooc.

·没有文笔.

·剧情常见.

·LOFTER不要再ping bi我了,嘤嘤嘤

·剩下的走lian jie[大家都是明白人.]

·如果没有lian jie请去上一篇文里找,谢谢配合.




沈清秋有自闭症,纱华玲想要骨笛。传曰:骨笛由至阴至邪之人的骨髓所制……


 


没有骨头的人,就好比一张没有灵魂的人皮,一张……人皮而已罢了……


而,没有骨髓的人,则好似行尸走肉,连人们最基本的血液都没有。


 


愿与你一同走天涯,一同望夕阳,一同策马奔腾……


说不尽,离人话,


茅屋庭前,


油灯将灭,


与你结发“相厮守”。


 


但……似乎来不及了呢!


 


 


 


 


如果,我割去你一块肉,你会疼吗?


如果,我剔出你一块骨,你会痛吗?


如果,我让你容貌毁尽,你会哭吗?


 


可惜,没有“如果”。


因为……那个让你“如果”的人,已经不在这个时光的一刻,这剩下来的路……你将一个人走。


 


(序.完)


·


·


·


·


一老翁在这里种下了一株竹子,用肥沃的土壤滋养,每日辛勤浇水,施肥。直到有一天,竹叶开始慢慢变黄……


·


“竹子开花之时,便是他……”——死亡之时.


 


·


·


·


听闻,“骨笛”一个笛子,对此的历史可谓少之又少。只知道,“骨笛”具有召唤一物的功效,只是……是何物便不再知晓。


·


·


·


[幻花宫·纱华铃房中]


“尊上~铃儿只是想看一看那是何物嘛~就帮帮铃儿吧!”


“好~那今晚,铃儿就会很辛苦咯!”


纱华铃脸微红,手指不断绞衣角。


不一会儿,娇滴滴地说:“君上就会欺负铃儿!哼!”


“哦?铃儿被欺负了……?”


洛冰河双手摩挲着纱华铃的身体……


——一夜荒唐……


·


·


·


——骨笛,骨笛,骨笛……?


《野史·纳斯》中记载——骨笛:由至阴至邪之人的骨髓所制。虽有召唤之功效却也害人害己……


·


“至阴至邪之人……”洛冰河喃喃道。


会是——谁呢?


·


·


·


[在很久很久之前]


有一位魔君,心悦一人。传曰:此魔君心悦之人,是位男子。


而这位男子是位仙人,因触犯天规,被判下凡历练多年。


可惜终是殊途,不得同归厮守。


魔君不甘,便约男子至荷花亭。


那天,魔君咬破手指,撒下漫天天魔血,滴落于荷花。保荷花——万年不枯。


“你若待我真心,荷花便不枯;你若待我不是真心,就算是‘天魔血’也无法让其不枯。”


可惜……天魔血撒去……荷花瞬间枯萎,池塘水干涸,生灵涂炭……


“你——!”


“是啊。我待你好,不过是看你修为好罢了,对你——只为修为。”——那些情义,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


·


·


·


后,魔君魔疯。


次日,杀去其男子,活生生将他五马分尸,后挖去其人骨,留下骨髓,制成“骨笛”。那夜,魔君吹响骨笛……


 


——《野史·纳斯》记载.


 


“呵!这魔君太重视儿女情长,不成大器。”


不过……那魔君吹响骨笛,到底召唤出了什么呢……?


罢了,不想了。只要再重新再制作出一个骨笛就可以了。


·


[幻花宫·水牢]


水牢墙壁上尽数污垢,几条黑色的虫子在那蠕动……


“嘀嗒——嘀嗒——”


几声微弱的滴水声。


·


“师尊?”他微笑着,笑得纯良无比,手却肆无忌惮地拉起沈清秋肮脏的头发。沈清秋被迫抬头,一张污垢遍布的脸,嘴唇干裂苍白,两颊青紫且瘦。


“师尊,徒儿想拜托您一件事,可否答应?”


“呵!洛冰河你现在应有尽有,还拜托我这伪君子?笑话。”


“沈清秋,可别给脸不要脸!”


“刚刚不还一口一个‘师尊’叫得好听动人?怎么现在直呼你师尊名讳了?”


“沈清秋,你现在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但,倘若你不答应……我这里可有的是手段让你答应!”洛冰河握禁手,尖利的指甲戳破手的肌肤,血一滴一滴地滴落下来……


“嘀——嗒——”


“嘀——嗒——”


“嘀——”


“嗒——”


在水牢里隐隐作响……


 


————————————————


 


 


 


 


 


 


 


 


“师尊你博览群书,想必也听说过‘烙刑’吧……”洛冰河微笑着,愈笑愈阴寒。


 


〖烙刑〗——烙刑最古老的酷刑之一。"烫"是人体最难以承受的感觉,或者说是一切可以产生"烫"的物件,灼于受刑者的皮肤,使其产生痛感。主要的工具是——烧红的铁具、木炭。


极其恐怖!沈清秋在颤抖,在恐惧,在害怕……——可在洛冰河眼里,这是在赤裸裸地勾引自己。


·


说着,洛冰河从灰暗的墙壁上挑选一个称心的铁具。


“师尊,你说……是要大的好,还是大的好,还是……大的好?”


“呵,小畜生,你这不是等于白问?”


“那便是要……”洛冰河边说边把挑选好的冰冷铁具放在火炭堆里。


“滋——咔滋——”


“师尊,都说了,要好好听话……乖乖地让我提取骨髓多好,免得受着皮肉之苦。”


“我呸!畜生!”


“哦?”洛冰河阴邪地笑着。手中则不慌不忙地按住沈清秋,烧红的铁具则毫不留情地压在沈清秋的手臂之上……


“啊!!!”撕心裂肺地惨叫声,刻骨铭心的疼痛……


[如果你也曾那样痛过,那么之后的疼痛便都不痛了……]


[一个人痛习惯了,那便都不会再感受到痛了.]


就如同那滚烫的铁具触及皮肉之时的疼痛也之时瞬间罢了。过去后的疼,过去后的痛,也不会再感受到……


依然爱你,却成为了万分之一[全文]【冰九】

·后来想想……你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太任性了.

·补档我还在思考中.——几篇我最喜欢的今天会补.

——《过客·可惜你不爱》——送给阿棽的

——《出轨·续》——送给柚子的

——《后果自负》[石柚]

——《骨笛》[全文]【冰九】

都见评论区[《骨笛》会很晚发]

·是一个小可爱想看的[她假期快结束了.]这篇后续送给她❤

·ooc.

·现代paro.

·剧情常见.

·《依然爱你》《小半》《草木》.

·〖 〗里是歌词.

·私设:小九喜欢冰哥[要死要活的那种喜欢.]

·注:本文不虐九,我是爱九主义思想者.[你们相信我嘛👀.]

·

·

·

[都说,女人一生只穿一次婚纱,而穿上婚纱的那个她,是最美丽的她.]

[喜欢他的第一千零一天,我每天都想着他——爱笑的他,耍酷的他,厌恶的他……独一无二的他.]

[你要珍惜现在的幸福啊!——沈九.不要再犯贱了……]

[I'll wait for the flower to bloom and wait for you.(我等花开也等你.)]

[戒指店]

橱窗里的戒指款式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那些戒指真的好美……美得令人窒息,但却……好贵,对于我来说都是天价。

“先生,您是在为你的女朋友挑选戒指吗?”

“额……算是吧。我在想他可能喜欢哪种款式。”

“先生,要不然我推荐一下吧。这是现在最流行的款式——依然爱你。很多情侣选择,口碑也不错。”说着,那位员工拿出了“依然爱你”的戒指。——银环上只有一颗心,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沈清秋注意到那颗心的末端有一丝的裂痕。[注:其实这款戒指是很贵的。只是这位服务员看见九妹满身是伤痕着实不忍.]

“就它了吧……”单调就单调吧。

毕竟,自己不配拥有那么高尚的东西.

·

〖没答案,怎么办,看不惯我自我欺瞒.〗

黄昏的时候,人总是孤单寂寞的。路灯很沉,零碎的洒在身上。看着天上的彩云云游,似乎晕着一层薄薄的纱,破碎的……是……零碎的棱角。

·

到家后,沈清秋把装戒指的盒子打开,将戒指拿了出来。“‘依然爱你’啊……笑话吗?”——已自嘲成习惯。沈清秋将那枚戒指紧紧攥在手心,那颗爱心锋利的边缘割着沈清秋的肌肤。雪白的肌肤赫然多出刺眼的血液……

·

〖低头呢喃,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

“——I'll wait for you.(我等你.)”沈清秋找来一把小刀,在戒指的爱心上细细刻下这样一句话——手指处戳破了许多皮。“刻好了啊……”

——You are my sunshine.(你是我的阳光.)你,永远是我的阳光……沈清秋碎碎地念着。

永永远远……都是。

用大拇指揉搓着刻着“I'll wait for you.”的红色爱心,细细念叨着——你为什么不爱我……无声的泪水滴落。“嘀——嗒——”泪水顺着有棱角的爱心滑落,进入房间的阳光零零碎碎。

〖不应该,舍弃了,死心了,放手了,断念了.〗

·

[都说,女人一生只穿一次婚纱,而穿上婚纱的那个她,是最美丽的她.]

[现在,我为你穿上一次白燕尾服,而穿上白燕尾服的我,是最美丽的我.]

·

·

·

[房间]

沈清秋抚摸着那光滑的白燕尾服。着燕尾服的设计很简单,款式也很普通……对啊……果然没必要在自己身上花费太多的心思……自己就是他的一个累赘,卑微地活着……

但〖我的世界的中心,依然还是你.〗

——沈清秋,你给我听好了,你就是一个卑微的男宠!

——我为什么要爱你?不过是卑贱的男宠罢了.

——呵!只是为了爽而已,你只要翘着屁股给我操/干.

·

·

·

现在,洛冰河要娶自己……不过是因为自己的身价高,可以帮助他而已……不过,这样子也够了,至少可以待在他的身边……

脱下早已被撕成碎布的衣服,雪白的肌肤上尽是做/爱后的痕迹。青青紫紫的印记遍布身体,身上没有一块好肉。——令人触目。

沈清秋轻轻拿起白燕尾服,手在颤抖……衣服外表看似光滑无比,里面却实属粗糙,硌人的要紧。

·

·

·

“当当当——当当当——”——婚礼进行曲.

我以为,那是生活的希望……但却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

·

·

·

·

·

[我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如此顺利地进行,可以就这样过一辈子.]

[后来在戴戒指的时候,我拿出精心挑选的“依然爱你”……却被无意打翻……戒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我眼睁睁地看着那颗鲜红的爱心破碎……碎片被人无情地扫去,如一把把刀子割在我心头……血液在“嘀——嗒——”地落下.]

[但我却没有从他眼中看出一丝的彷徨与紧张,只有冰冷……无尽的冰冷……]

[可谁叫我这么作死,爱上他了呢.]

#沈清秋.

1999/8/3.

[日期是结婚后的第一天.]

·

·

·

多年后,沈清秋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醒来。——他躺在硌人的木板上,过眼之处全是蜘蛛网、灰尘、蚂蚁……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因为除了一块睡觉用的木板就没有什么了……

[你的孤傲成为了磨碎我自尊的成本.]

每日待在这儿,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满天的星光遗留下的记忆破碎。

·

·

·

冰河,你还记得我们的初遇吗?

那天,你牵着我的手,让我感受到这世间的温暖。像一个小太阳,慢慢地,融化了我冰冷的心。——感觉暖洋洋的,很舒服。

后来呐……我们走在夜晚的路灯下,橙色的路灯光,照射着你的手,那是一双世界上最好看的手。——五指分明,手指细细的却又十分有力,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好像,就是这一刻——我喜欢上了他。那时候,我的心砰砰直跳,像有什么东西锤击着我。我感觉自己的脸烫烫的……像在那里烧……

初遇的那次,你还送给我一朵花——海棠花。——我知道海棠花花语——海棠花又称之为断肠花,意思是苦苦的爱恋着一个人,却终究没有结果[苦恋.]——还记得,当时我傻傻地以为他喜欢我,用如此含蓄地来表达心中的那份感情。所以……后来,我答应了他。也答应了嫁给他。后来沈氏集团的股份也分给了他一些……再后来,就是沈氏集团地倒闭……自己彻底没了依靠。而让集团彻底倒闭的人就是——洛冰河。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让他如此厌恶自己。

·

·

·

〖唯一永远不改变,是不停地改变.〗

“所以,就这么讽刺么?”沈清秋坐在那硌人的木板上,就这么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看着窗外的太阳升起来又落下去,星辰转移。白天和黑夜地更替。

原本,想〖珍惜时时刻刻的幸福.〗

但你却从来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没有一次……其实啊……我每天都想着,说不定明天你就会来看我……总想着——明天。却又看着月亮落下,太阳升起……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我总感觉自己像跳梁小丑搬滑稽——总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总是奢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总是在那拼命地追赶着你……

但是,洛冰河……我就是犯贱啊!犯贱地对着你心动,犯贱地想对你脸红,犯贱地爱上了你……我在那想,或许我应该心硬一点,果断一点,大胆一点……

·

·

·

是在哭的……但哭得没有一点的声音,泪水悄无声息地流下。滑过脏兮兮的面容,滴落在手背上。——是咸的,泪水是咸的……但,现在居然成苦的了……多少年没有流过眼泪了?原本以为,心不会再痛,泪不会再流,就这样拂袖而过。潇潇洒洒的,至少在他的面前很坚强。

·

〖儿女情长,相思总断肠.〗

知道海棠花的花语么?啊……其实我上面说过的啊——海棠花又称之为断肠花,意思是苦苦的爱恋着一个人,却终究没有结果[苦恋.]

沈清秋悄悄地移开墙壁上的一块石头。——那里放着一朵花,是海棠花……花已经枯萎了。可以说是已经死了,没救了。——那朵海棠花的花瓣里有东西掉下来……是一张纸,藏得很严密。沈清秋把那张纸打开……

[冰河:

想来,现在你应该拿着我送给你的海棠花了吧!海棠很美吧!

我也不想说多,其实——冰河,我喜欢你!

(秋海棠.)]

原来,这不是他送给自己的啊……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但沈清秋还是固执地把花种在墙壁缝隙里……可以说,他天生就是如此固执的人,认定一件事,就要去做,去尝试,不放弃。

用细沙把花的根部掩盖住,再抓来一把沙子……撒遍花的全身……他边撒边哭……断断续续的用尖锐的石子在墙壁上刻着——[I'll wait for the flower to bloom and wait for you.(我等花开也等你.)]

或许,这都是命吧……自己不配爱上他……

[肝肠寸断,相思病犯.]

·

·

·

也曾对你有过期待,但我却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冰河,你知道么?——其实呐……失望攒够了,我会走的……

·

·

·

海棠已枯,

眼泪已苦。

人不知处,

至今单独。

·

·

·

〖不知道还有多久,所以要让你懂.〗

沈清秋从破烂的衣服里,掏出一个戒指……戒指中间的爱心是破碎的,有很多的裂痕,明显是用胶水粘起来的。——原本就是裂的,即便粘起来,还是裂的……已经破碎的心,无论怎样补救,都是碎的……

紧紧的攥着……那些锋利的边缘割着沈清秋的手……血,都是血,鲜红的血……“嘀嗒——嘀嗒——”

·

[洛氏集团]

“那个家伙还活着?”

“是的。”

“那就留着他吧,任他也没什么能耐。”

“总裁……你……是不是喜欢他?”

“怎么可能?!就他那一伪君子?当年他对我做的事情,至今历历在目!我就算喜欢猪也不可能喜欢他!”

“好好好……总裁那我下去了……”

·

如果,你娶了一个仇人。

如果,为了那个人你多年未娶妻子。

如果,你为了他而醉宿。

可你却将他囚禁,让他足不出户。

你却日日醉宿,为了他断去男女关系,还将私生活都断去。

……

你真的,不爱他?

〖人间一梦,恍恍惚惚.〗

·

·

·

时间到了吧……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天。

我一直不敢数下那个一万。

我怕,真的很怕。——怕你还是没有来看我。

·

以前,你说过——等九儿数到“一万”,我就会来的。

你还拥抱着我呢!真的很温暖……

·

·

·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天,我看着月亮渐渐落下……东边的吐出一抹的亮光……用那个戒指,那颗爱心……割去自己的大动脉……我疯了,我真的疯了……已经等不下去了……

[失望攒够了,我会走的.]

[冰河,剩下的路,你就自己一个人走下去吧.]

·

·

·

[九点]

“总裁,怎么了?”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沈清秋……”

或许,漠北的话是对的。——还是喜欢那人……只是一直不敢去面对……

·

·

·

血一直蔓延到那个房门外……

“沈清秋!”

后悔,是真的后悔……

·

·

·

知道么,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

经常描绘着你的轮廓……你的眼,你的鼻,你的一切……

我只是不敢……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你……

·

·

·

清秋,那颗爱心,我也刻了一个——I'm wrong and I'll wait for you.(我错了,我也会等你.)

清秋,海棠花开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纸短情长》

·〖〗里歌词

[希望多少年后,我依旧会遇见你.]

[每天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手中握着一束海棠花,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坚持.]

每天幻想着可以在以前的小巷遇见你.

——那个曾经最美好的你.

[You are my sunshine.(你是我的阳光.)]

[But you was died.(但是你死了.)]

[所以我的绝望也无济于事.]

〖你陪我步入蝉夏,越过城市的喧嚣.〗

那条青石小巷还是那条青石小巷,上面的一块块青绿的青石子我还是那么的熟悉青石。

踏着脚下的青石,幻想着你的到来.

是我痴人做梦.

〖放弃了我的所有.〗

恨我的狠心抛弃.

恨我不懂得珍惜你的爱.

恨我见你泪流满面不去安慰.

恨我义无反顾地走而忘却你的温柔.


爱我的,请你继续爱我.

恨我的,请你继续恨我.

留恋的,请你继续留恋.

安慰的,我已不配接受.

自从沈清秋死后,洛冰河每天都抱着他以前的衣物和他以前待过的地方……感觉,他的气息变淡了,但却又没淡……感觉他走了,但却又没走……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至少我认为,至少我这么以为.



[Because I don't appreciate it so much that you're dead.(因为我的不珍惜以至于你死了.)]

〖我真的好想你.〗

记得那天是大雪夜,我握着你的手,紧紧地握着,我不知道你的手会变得像现在一样如此的寒冷……当时给你戴的是一顶毛绒帽子,我亲手织的,但却织得参差不齐,每针每线的交织处的缝隙都空得很大很大。冬日凛冽的寒风透过缝隙吹进他的身体里……我看着很是心疼,但他却笑嘻嘻地说着没事……

——这是冰河亲手为我织的啊!我很喜欢这个!

看着你的那个笑容,我想或许这是我唯一一次看他笑得如此释怀.

看着你戴着那顶雪白的蓬松帽子,脖子上还系着一条薄薄的围巾,活像一只走不动的肥企鹅.

·

·

·

每天的雪真的好冷,冷到把他的耳朵都冻红了;那天的雪却又好暖,暖热了我那颗冰冷的心……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与心态去面对他……我送给他一束海棠,当我没有真正意识到的是……秋海棠居然在这束海棠里装了一封信……这或许是报应吧……不可兼得,亦不可都有.

·

·

·

其实原本洛冰河最初的计划是先把沈清秋那的处理好——要么那走他公司的20%的股份,要么让他公司倒闭破产……只有让沈清秋卑微,卑微到连一粒尘埃都不如,他才懂得自己对他是多么得好……可,这真的是爱吗?在最温柔美好的时光里的人,如今却变成这个样子……沈清秋不明白,洛冰河也不明白……——究竟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这是那年把沈清秋公司弄倒闭后他所说的一句.]——是我们……都变了.

对不起,我只能回答这一句……

淡了,淡了……一切的感情都淡了.或许我所谓的依恋和依靠以及那些情意绵绵的话语……都建立在利益之上.

这些年,我悔过……

可后悔又有何用?

曾经的镜花水月已不复,如今的沧海桑田来掩盖……

·

·

·

[他……是我的爱人……My baby.(我的宝贝.)]

〖纸短情长啊……诉不完当时年少.〗

噗!现在来怀旧似乎显得很可笑了呢!

还依稀记得当时我拿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纸条,在上面写着——我爱你,所以我爱了整个美好的世界.[但是情意什么的我不懂,我只想爱你❤]

但世界依旧如此不美好……

——#震惊!两位校草疑是同性恋#

——#恶心!居然是同性恋#

——#同性恋滚开!异性才是真爱#

其实我并不介意这些,但是清秋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我怕,怕他会崩溃……后来我看着他依旧笑着的眼睛,嘴角我才放心下来——他没事.

可我错了,大错特错,且错得一塌糊涂……什么叫没事?他只在我面前笑,而且只在我面前释怀,可我却对不起他……我没注意,也没关心;我没在意,也没心疼……流下的泪水是忏悔的,可我在忏悔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若不是我早些回去……我又怎会看见他的受辱……?

·

·

·

那天,我早点回去的时候——

“喂!你是来恶心人的吧?还同性恋……啧!”

“表面风光校草,暗地里……其实是一被人压的骚/货吧!”

……

我听着他们地辱骂,静静的……看着你被他们打……——红肿的额头,青紫的伤痕……我流下了眼泪……

我连忙跑去,帮着你打他们……可是哪……恨我呼吸不畅,心脏病发……那时候真的很痛啊!!!仿佛有人握住我的咽喉……我看着你打不过他们……看着你忍住流下来的泪水,从他们的胯下爬过……你的膝盖早已磨破……

·

·

·

是我错了……可我不懂珍惜,我最后……还是失去了他……我笑我傻.——不是说“傻人有傻福”么?可我却依旧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和人们的祝福……他所默默忍受着的是辱骂,正如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和韩信的胯下之辱.——同性恋的我们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人哪……只有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我们背负了社会的黑暗.


清秋啊……你说过我是你的阳光,现在我回答你——You are my sunshine,too.(你也是我的阳光.)

在我最黑暗和崩溃的时候,你点亮了我心里最美的一角.

#洛冰河.

我已无念,清秋啊……

海棠已开,愿你归来…

黑暗的,光明的,

因为你,才热爱,

犹可念,你是天,

点亮了,我的心。

[The flowers are in bloom, waiting for your return.(花已开,等你归来.)]









最后呐,心脏病发,死了.

有幸

[愿我还可以看见如此明媚的你.]


我不知道自己怀着什么样的心态写下这篇文.



我进LOFTER准确来说是2018/10/1.当时是国庆,我登录了LOFTER.

看冰九文是被月月的《无处可逃》掉入坑的.


我写下冰九也是2018/10/1——《偶九》[这是我的第一篇冰九文.]——支持的人很少,但我很开心,当时冰九圈子很暖,这是真的.

再后来我遇见了妮妮,认识了叹萧.还要许多的大大,她们都好可爱……


是看妮妮的白化病认识妮妮的……后来妮妮在我的《蝶盲症》下评论才真正开始认识……可以说我当时真的好高兴(*/ω\*)


石头是我在LOFTER上第二个关注的.那时候是被石头有点……emmm怎么说呢……是被那个头像吸引的……后来石头换成了一只乌龟的头像,我当时评论——王八……后来就永远记得了.


认识粉粉,我真的很幸运.💗💗💗她陪伴了我快1年了,是2019/4/13认识的。当时是她100fo的福利.——现在的截图还在我的相册里.[相册所拥有的有我几张喜欢的薛晓,忘羡,花怜,老板……和阿棽送我的画.以及陌陌给我的一些建议.]


我记性不怎么好,能记住的也不多,我不知道自己什么话对她重复说过多少次.但她都好好的帮我记着,这句话我说过,这句话我没有说过……我却只记住她哪些坑跟我说过……她比我小一岁,但她经历的东西却比我多的多,有时候我真的以为她才是“姐姐”,而我则是她护住的“妹妹”.有时候我跟她发牢骚……可能我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我记得好久好久以前,我跟她说我会退圈,可能不会再回来了,那时候还是她阻止我的……说我还有很多坑,说如果生活不好可以跟她说,说以后年更也是可以的……好像还说了很多很多……但我却早已忘却……我还真是没心没肺……她有社恐,很怕交朋友.而且对于别人的一句话,一个字都很敏感……但我总是把她拉进一个群,在那里聊天……我好笨,是真得笨,明明知道她社恐还把她拉进群里聊天……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所有人.


入了天官,我也看见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

刚入风情圈的那晚,我遇到了天琦,后来她拉我进入了风情群,接着遇到了青伞和西苑。她们真的好温柔,我哭了……我感觉自己根本比不上她们……我脾气也不怎么好……😭


阿离我是追冰九的第二篇甜文作者……阿离的文让我感觉到了那些原耽文中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有了人情味儿,让我感到他们离我并不遥远……


流流是我2019暑假时候认识的,当时还是在刷LOFTER首页的时候蹦出来的一个人……好像是看他可怜(划掉)没人评论才进去评论的……其实是看她文多(?)想看文.然后开始在流流文下抢沙发(´・ω・`)啊哈哈哈,那时候的沙发是真的挺难抢的……


接着就遇见了柚子,柚子是个戏很多的人,比我大好多,还是话说的还要意思啊……整天在那笑嘻嘻的……


我没追过什么好的漫画,《帝师在上》是我最爱的……即便它停更了好久,但我依旧期待.因为它,我又认识了两个小可爱❤

棠棠是我遇到的写帝师最好的一个同人文作者.她更新很慢,但却写得很好!至少,我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温暖去让她开心.

阿尔是真的很会鼓励人,她每次给的评论都挺长的。我和阿尔接触的也不怎么多,但我相信阿尔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2019/8/20

我遇见了阿棽.

我和棽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也很快乐.那篇《你论青山以棽多妩媚》我是永远不会写的,落笔难,悔笔伤.后来阿棽成为了我的绑文和绑画,真好!其实我也说过要做粉粉的绑画……但我画画真的好渣啊……还记得和阿棽聊天惹了阿扬……


洛九她挺好的,虽然和早早一样天天在骂我……但感觉她像老母亲一样在那担心我,嘻嘻嘻.


篁玖这只肥鸽子……我都快宰不动她了🌚🌚🌚🌚

折扇子……之前还借着有cp欺负可爱的泪……那段黑暗的时光呐……但还是好怀念w


阿令和碎雪都是肝帝啊……而且他们写的文都好好w

阿令的文是真的长,可能是我刀子吃多了,感觉不虐了😂😂😂


晓晓……这个人怎么说呢🤔没话说,挺好的.


君哥……[我支持君晓,啊哈哈哈]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君哥的老年人手速,和她天天的撒狗粮,够了……


阿慕是我最后才认识的,她的坑挺多的,但是人傻乎乎的w,当时我说自己是亲妈,她傻乎乎地相信了,噗!



认识盼盼还是因为和妮妮在聊天区里抢人呢,噗!!!树袋熊也很可爱……CC昨天还在安慰我,真的,认识你们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其实退圈,一部分是三次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圈子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得自己刚刚进圈子的时候,圈子很暖,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每个大大都在高兴地产粮,粉丝都给他们点赞,推荐……日榜里都是高质量的文章,热度每天都爆棚.我看到这种温暖的圈子于是就进去了……认识了这么多可爱,温柔,有生气的人.

可是,或许正如《罗小黑战记》中的风息的那种情况吧……为何我喜欢风息?因为我觉得他没错,他只是在守护罢了,只是方法太过于极端.——最后受伤的也只有他们几个.——我感觉现在的我正如风息那样,不卑不亢地守护着圈子,也正如其他冰九圈子里的大大一样。我们都爱这个圈子,也希望圈子可以好起来.可是,看着一个个大大的退圈,销号……我感觉自己崩溃了,我所爱的,所恨的,所厌的,所恶的……基本都和圈子有关……可我现在终于成为了自己以前所最排斥的一个人……那就是骂人,挂人……我不是睁眼瞎,我没有带着有色的眼镜去看你们……或许是因为圈子的乌烟瘴气而走,或许是因为没粮吃而走,或许是因为我累了而走……但我不想因为这些理由而去来掩饰我走的原因.因为我还是爱你们的……我亲手删去你们给我的热度和在我文下的评论,亲手断绝我们之间沟通的桥梁,亲手阻断了我们的联系……其实,我还在。或许多年后我回复的会是这一句话,可我们之间连最初的话语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我怕啊……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最初的圈子已经不在了啊!

看着日榜一篇篇文章的热度最高也只有几百,滑下一点点……却只有几十,我不知道是你们走了还是我走了,是你们忘却了写文的我们还是你们已经不在了……我不排斥白嫖,但我希望,你们还依在,我亦依在.


2019/10/3.


[愿你归来依旧如此.]


💧你的眼里有水

·你好,这里是泪.[可以叫我“泪泪”,“阿思”]

·脾气还行,不触碰我的底线都OK——
1.沈九. 
2.李白. 
3.冰哥.
[看来有必要在这加上一句了,可以说——谁他妈敢动我亲友我可以喷死你!!!我也不是没有眼睛的人,我看得懂是非对错,我的亲友都是好人,但我也没说你们坏到哪里去,不要用有色眼睛去看我的亲友.是,我是垃圾,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也活得有价值.]

·只有心情不好才会疯狂删文.

我混渣反圈子,天官偶尔,喜欢冷cp,邪教基本都OK.

我很软弱,胆子小,别吓我.
而且喜欢勾搭一下大大.
喜欢听歌——艾辰,妖蝠,叶洛洛……

我的cp—— @长苏啊

我的绑文—— @以棽
[要清水找泪,要开车找棽.]
[要糖糖找泪,要刀子找棽.]

我的绑画—— @以棽

我的绑字—— @陌上花

[肥水不流外人田.]

(以后我要成为粉粉的绑画!QwQ)

[天官]

天琦@莱桑没睡醒 

可爱的伞宝@清雨 

叹萧@挑灯回看萧再叹

[渣反]

@浊清风流[流流,你什么时候更新👀] 

@凤无歌  [粉粉,记得挖坑😂]

@長石🍵 [石头,砍头吧]

@祈晓 [我爱晓晓的糖!]

@殣昔 [我爱阿离,等你回来.]

@盼心,尝试还债中 [盼盼太可爱❤(我这里有家盼盼
水果店😂)]

@晨玖,尝试还债中 [祝树袋熊和盼盼99.]

@柚香冰淇淋紅茶 [柚子,什么时候开坑……]

@w篁玖(我不在,欢迎留言!!!) [太肥了,要宰.]

@NIJAR_ [爱妮妮的糖🍬]

@碎碎雪❄ [碎雪好能肝……👀]

@Lucky Number_7 [我会等早早的!]

@洛艽(看到我请叫我滚去写作文) [哦……新拐到的一个小可爱,她说的话一句都不要相信.]

@令狐狸猫 [码字速度超级快!我爱了!❤]

@熹扬 [新勾搭到的——阿棽cp,感觉她好可爱(*/ω\*)]

@慕慧辰☆备战中考ing੧ᐛ੭ [还是一只鸽子……emmm.]

@听闻君意 [居然把君哥加上去了👀]

@明日何其多·就是个疯子 [加个明日不成问题👌]

@🌈🏳️‍🌈🌈🏳️‍🌈🌈🏳️‍🌈 [阿染超级可爱w!!!]

@折扇戏九九(要车看置顶)[萌萌的小姐姐(*/ω\*)也是一只鸽子🐦]

@Crush 💥(高三学习6月见) [一只温柔的甜文CC!你值得拥有!!!♡♡♡]

[燃晚]

@惊鸿霜降[新勾搭到的,超级温柔的一个人啊!w]

[帝师]——这个圈子好冷……

@阿尔维斯勒 [她超好的!!!]

@容成隐棠 [棠棠超级可爱*^o^*]

[希望没有落下来的💦💦💦]